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當瑟瑟的秋風猖狂地呼喊,我一個人站在某個不起眼的角落,凝視夜,不知,夜,是否也在注視著我? —— 題記 晚秋的校園,落葉很少,絲毫不帶秋的蕭瑟,可我為何會覺得有些淒涼?思緒仿若爬山虎,不經意間纏滿了牆。 兩年前,也是這個季節。那時的我還是一個自暴自棄的小孩,沉溺於虛幻的世界,不滿社會的陰暗,一個人極端地走著。用不馴的桀驁來深深地掩飾那份自卑。在他人眼中,我是一個狂熱的極端右翼分子,一個瘋子。至今還記得高一班主任在我成績單上寫著:你過於孤僻,對什麼都漠不關心,處理事情偏激,極端,希望你可以在未來的日子裡變成熟。兩年後,我從昌中畢業,老師這樣寫到:你是個理性,有責任心,和善的人。一前一後,兩年時光,對我來說是長大?還是其他?我不知道。 記得第一次見到她是在秋天的某個夜晚,我看到她轉動著黑溜溜的眼睛,突然間感覺心被什麼撞了下。我忽然覺得她好可愛,迫切地想瞭解她。可惜,我是一個靦恬的人,面對女孩子,不太敢接近。就這樣時間一點點流逝,我時常在不經意間抬頭,看著她的背影覺得很溫暖,然而除了簡短的幾句話語,我們沒過多的交集。這種情況持續了一個月,我本以為就這樣,但一次換位子打破了原本的寧靜。 不知道該說是上蒼眷戀我還是作弄我,我被安排在了她最好閨蜜,也就是我“老大”的後面,改變從此開始。那時候的我,用清高來掩飾自己,天天捧著《道德經》或者尼采的書,看著晦澀難懂的語言,遠離人群,與孤寂為伍。尤其不喜歡和女生交流漸漸的我嘗試改變自己,和他們打成一團,我們還成立一個 “白癡集團” 我被光榮的封為老二。那段日子,無拘無束,活的開心快樂。 我與她也慢慢認識,但是和她講話的時候老是莫名臉紅,語無倫次。那段時間,老是心緒不寧,上課老是走神,偷偷地看她一眼,她回過不知她有沒有看到,我總是低下頭掩飾自己羞紅的臉。這樣過了幾個月,旁邊的人都看出了什麼,老是打趣我,我總是極力掩飾。?本以為就這樣了,事情又有了轉機,後來一個好朋友拉著我要更我換位子(以那小子的性格是故意的)他的位子剛好在她的後面,我欣喜若狂,表面卻裝的莫不在乎,看來我真的有點虛偽。一切蠻順利,我光明正大的坐在了她後面,我們榮幸的成了哥們。可以找到合適的理由和她說話。我現在在想,如果一切可以這樣延續那該多美好?可惜…… 記不清這樣的日子過了多久,終有一天寧靜被打破,又換位子了,這次沒那麼幸運,我被安排在一個稍遠的地方。我是個很奇怪的人,無法做到像別人那樣和異性朋友親密無間,哪怕有時候真的很想接近她,卻總是控制自己與她的距離,就這樣漸漸疏遠了。對於這中變化我無計可施,變的很痛苦,或許在對某樣東西太過在意了就會變的敏感,特別是處女座的男生,加上我的性格中帶有的自卑感,總是感覺她不在乎我。被這個問題纏繞了很久,我說出了一些有點絕的話,也許從那一刻起再也無法回到以前那種和睦的關係中了吧。有些裂痕一旦出現,就永遠無法修復。有些感情,一旦被傷害,就永遠無法還原。 一份對我來說似友非友,似愛非愛的感情,磕磕碰碰的陪我走過了風雨兼程的高三,那一年我一直被這個問題折磨。這對人生,也是一份寶貴的經歷吧。 高中畢業了,彼此保持了淡淡的聯繫,在高考成績公佈的那天晚上,雖然結局早已經料到,但任不免有點失望,我得到一個不理想但可以接受的結局,但她發揮的很差。後來因為某些事情鬧的很不愉快,彼此將近一個月沒有聯繫。那一個月,我一直在猶豫著,曾有過一瞬間的想法,報一樣的學校。僅僅是一瞬間,我沒那勇氣和魄力。一切都歸於平淡了,我是個戀家的人,在家就會忘卻一切,原本以為再也不會有交集了。有一天我一個以前朋友來我家,對我說了她的名字,我顫抖了一下,很快恢復了平靜,他問我你認識她麼,我點點頭。他對我說他們班有個人喜歡她,他很八卦的問我她人怎麼樣(大概是為了滿足好奇心)我淡淡的說了句很好,扯開了話題。說實話那時候內心百感交集,有心酸,有無奈,有醋,也有為她高興,替她祝福。我堅持著沒有聯繫她,有人出現了,我又何必插入其中,自討沒趣? 後來還是恢復了聯繫,畢竟許多時候理性是鬥不過感性的。其實做朋友已經很滿足了,遺憾的是許多時候無法克制自己的感情。佛說隨緣吧,我也說隨緣吧。 可惜現在,我們最終還是消失在彼此的世界中。人海茫茫,誰又是誰的誰。不能相濡以沫,就相忘於江湖吧,算我沒有那福氣走進你的世界。你最後說祝我幸福,我想the same to you 吧。

| 3rd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挺害怕春天。春天裡有此起彼伏的花事。花事背後隱藏著流年的暗傷。沒人能說清你的暗傷終老何處,但你明白,只要有暗器,暗傷會隨時復發。潰爛成春天疼痛難忍的病灶,摀住,不能訴說。 你站在河對岸,試探著伸出一隻腳,繼而伸出一隻手掌,繼而遞過濃郁的眼神。風吹過來,沙粒入了眼瞼。你閉了眼睛,任淚水沖刷。睜開,始終不改變眼神輻射的角度,就像一道電筒的光束,直直地刺向暗角。我不能對視你的目光,轉過身,望向岸邊光禿禿的榆木枝,還有枝子上三兩隻不知去向的雀仔。 走吧,走得越遠越好。面前這條河,河水不寬,卻深不可測,你的腿不足以跨過。河水也不清,你看不到我影子裡左右搖擺的晃動。這條河,流經了千年萬年,沒人能安全跨越。冒險者跌入深谷,粉身碎骨的模樣沒人能看得清,葬身何處也沒人能說得出。何必步人後塵,枉作一代遊魂? 越來越相信緣分。就像昨日出門看見一朵梅花的開放。我以為,她是因我而開放的。因為她開放時我恰巧在她身旁,恰巧送去我愈來愈稀薄的注目。我還以為,前一個人到來時,她一定閉合了心蕾,靜靜地等待。如果後一個人再來,她一定掩住了心扉,凋零了花葉,保留一柱殘根,瑟瑟在早春的風聲中。 這就是緣,是前世修來的一次邂逅,是今生不容錯過的一場眷戀。你出現在河對岸時,梅花早已開過了呢。迎春花也已經開了呢。桃芽兒也開始若隱若隱。我以為這就是錯過,是一輛火車風馳電騁之後,另一輛火車才靠站的錯失。 喜歡在薄涼的午後,披一件茶色的風衣,行走田埂。那些長了多年的楊樹,聽不懂我腳步裡沉滯的遲緩。他們互相摩挲,竊竊私語。有葉子時,葉沿兒輕輕吻合,柔軟如舌。無葉子時,光禿的枝椏,你拍拍我,我摸摸你。那種親暱,是靈性的行為,是不越界的樹的行為。 能理解狗對人的狂吠,卻怎麼也理解不了狗對人的依戀。坐在車上,猛一抬頭,看見一隻狗,血淋淋的模樣。它蹲在路中央,雙目望向前方來往的車輛,沒有絲毫表情。它生前一定對著某個司機,或者某個車子狂吠來著。那麼,這個司機,一定是開著沉重的車身,照直碾了過去。它心臟停止跳動的那一刻,定是懷了對人類痛徹心扉的仇恨的。 狗就是狗,狗對人的冒犯一定和狗對狗的冒犯有本質的區別。如同人對狗的懲罰,一定和對人的懲罰有著本質的不同。如果你混淆了兩者的區別,人便有了狗性,或者狗便有了人性。這便不是純粹的人,或者純粹的狗。這是我的邏輯,是我長久堅持的顛撲不破的真理。我帶著這樣的生活邏輯上路,自然少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他在老家說,狗咬了他一口,右手指火辣辣地疼。他說養了它三年,它竟然不知感恩,倒咬一口的行為他如何也難以想通。幾個晝夜的回思,促成了他宰掉它的行動。他最終放了它的血,吃了它的肉。說這些話時,他沒有絲毫的悲憫與痛悔。我甚至讀到了一絲竊喜,只是屬於人類的那份竊喜。年節將至,辟里啪啦的爆竹聲從村子的各個角落響起。我再也聽不到狗對著爆竹聲的狂吠,還有守護家園的那份慇勤。鐘聲敲響時,他看著電視,吃著狗肉,喝著燒酒,過著正常人該有的生活。 讀書時,總是難以理解同性相斥的定律。我追著老師問。課堂上,臉紅脖子粗地跟老師爭辯。老師的解答總是不能說服我的邏輯。後來,我走向社會,才明白,老師當時講的是磁性,我談的是人性。我知道不是所有的人性都能水乳交融,我終於理解,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是有道理的。人不同於路邊的野花,野花也不同於園子裡的玫瑰,玫瑰更不同於雍容華貴的牡丹。賞鑒牡丹的人與賞鑒玫瑰的人與賞鑒野花的人,她們的內質一定有著很大的差異。 我是一個農村女孩,我曾試圖走進城市女孩的圈子。比如,我走進娟的家,卻找不到坐的合適位置;我走進梅的房間,卻找不到睡的安穩姿勢。她們待我很親,我竭力想融入她們,但那道分水嶺如此明晰。我努力的結果,是背上更沉重的自卑。我走出來,走進田野裡,到處瘋跑的女孩子跟我抱著滾在一起,我們狠勁地朗笑,連身下的泥土都是那麼溫軟。 所以,你不用提說,我也知道春天了。所有的樹木都開始發芽,所有的草根都開始起身,所有的花兒都開始孕育花蕾。連這腳下的河流,也跟著時代的腳步,發出時尚的介音。可是,我聽慣了河流千年沒變過的聲音。它們汩汩滔滔的流淌定格在我的五臟六腑,烙印在我的骨骼上,再也難以剔除。我躺在這聲音中,融化了鬱結的血液。那麼,剩下的路,就讓我輕裝前行,走出屬於自己的風采。 你心裡開出了無數的小花,真的很美很美。可是,你畢竟在河的對岸,我只能隔河欣賞,也只能是稍稍欣賞一眼,便轉身離開。也請你收回你的腳,你攤開的手掌,你定格不變的眼神,穩穩地站定,讓古老的河風吹吹你,吹去你紛亂的思緒,吹得那些花兒紛紛零落於河谷,再也不會逢春萌動。那麼,剩下的路,你也可以輕裝前行,走出屬於你自己的風采。

| 9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一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孩愛上了一位優秀的男孩… 這是她的故事… 男孩今年17歲,女孩13歲。在同一間中學。 或許,這,不算是愛情。正確來說,是單戀。男孩成績好,會吉他、小提琴…而她,成績平平…樣貌平平…她不放棄,在面子書加了他做朋友。她、開始和他聊起來。 她希望,能爭取她的幸福。 可是,都只是普通的聊天。在學校,也沒有進一步的發展。 是因為,她的懦弱… 在學校遇見男孩,他不敢打招呼。即使、給予一個微笑。 接著,女孩沒有再和男孩聯絡。因為,她的懦弱。 曾經自己去爭取的,卻自己放棄了。 後悔,都已經來不及。遺憾,已經不能彌補。 如果一切重頭……她一定會珍惜的…一定會… 現在回頭,還來得及嗎? 是她放棄的…是她錯過的… 他,不會記得她的吧… 只有她,記得,她愛過他… 她,是我…懦弱的我… 希望你能找到、你的幸福… 雖然,只能在遠遠,看著你幸福… 我也祝你幸福… 我記得,我愛過……

| 5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流年繁華濁淚眼,淺度紅塵清幽怨;扶影弄月生香嬋,心囈暗渡終逝寒;回首經年煙雨天,物以成非顏香減;舞醉流沙伊人面,孤夢殘雪戲人間;無語凝噎素筆軒,癡度斷腸苦意眠;三世情緣千杯盞,青眉粉黛續塵緣。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寒風入夜,涼人心脾。已不知多久沒有拿起這熟悉的筆了,也許是太忙了,可自己在忙些什麼,卻無從知曉,只能對這位老朋友說聲抱歉啦!今夜又一次將它拾起,用自己即將麻木的思想再做些頹廢的文字吧! 悲觀和樂觀總是兩個極端,總覺自己在兩個極端之間來回徘徊,找不到屬於自己的正確位置。自己該身處哪裡,連自己都沒有準確的定位。人生確實複雜,苟且近二十餘年自己才真正理解到人生的不簡單,也許這就是人生中的失敗吧!自己的人生終將要自己去跨越,茫茫然中好似注定自己與成功擦肩而過,二十餘年的人生經歷,已不知經歷了多少失敗,還有那少的可憐的成功!總是在無奈與歎息中觀望遍體鱗傷的內心,總是在頹廢與嘲笑中體味人生的複雜,總是在漆黑的夜體味孤獨與寂寞的打擊,無法將臭名抹去,無法改變現實,自己該何去何從,答案總是遙遙無期…… 人,確是極為複雜又高級的動物,卻也始終擺脫不了動物的代名詞,所以歸根到底還是一動物,說起來確實有點可憐!莫名的衝動總是會將人溫柔的面容撕毀,展露其醜惡的內心,自己本就是罪人,又有何臉面去評價別人,得到的卻是更多的嘲諷與誤會。唉,總感覺自己在無病呻吟,總感覺自己在控訴上帝的不公,可是卻沒有發現自己的墮落與無知! 當朋友一一遠去,剩下的只有孤單陪伴自己,還有那可憐的影子。也許人生本該沒有這些煩惱,也許自己需要的僅僅是一種簡單的生活,可太多的牽掛將這幻想的世外桃源打碎了,虛幻的畢竟是虛幻的,而自己卻活在現實中。也許是自己太自私,總是希望美好的東西都屬於自己,可每次都事與願違,望著漸漸遠去的那些人與事兒,自己只能頹廢的潛藏在灰暗的角落裡像個嬰兒一般哭泣!自己每一次的失敗與成功都沉重的打擊著自己那引以為豪的看似堅強卻十分脆弱的內心。當每一次經過暴風雨的洗禮,內心都會有一定的收穫,糾結的心靈就會稍有安定,自己不知道未來道路會是怎樣,卻也無法給出承諾,不得不承認自己是個膽兒小的人! 不知何時有了抽煙的習慣,當自己靜坐一處時,總會不自覺的拿出煙給自己點上一顆,也許是為祭奠自己逝去的青春吧!當煙霧繚繞,自己呆呆的傻坐著,腦袋不知在想些什麼,也許是事情太多腦袋已無法承受了吧,剖析自己的內心會發現自己竟然什麼都沒有留下,這該不該算是人生的一大缺憾呢?人啊,有著太多的無奈,總是勸別人怎樣生活,自己的人生卻是一塌糊塗,雜亂的思緒纏繞一身,彷彿自己就是一個矛盾的糾結體。也許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但生活還要自己掌舵! 腦中又縈繞起阿甘的那句話:人生就像巧克力豆,你永遠不知道下一顆會是什麼!也許吧,夜深了,自己也該睡了,望著窗外的黑夜,真想融入其中,做那黑夜的精靈啊! 自由簡單,會是多好呢? 文章來源:老軍醫的BLOG |編劇李名 | health生活 |燈火闌珊 夏明 | 仝醫生 |摘星工廠 ~ Xingbar | 性小康時代-李扁的部落格 |瘦馬:行走在時尚的江湖 | 鼠標的部落格 |發燒法蘭西的BLOG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5 Reads)
在每年的招聘會上,都有這樣一個群體:他們畢業已數年,卻至今仍待業在家,或是頻頻跳槽,沒有固定的工作單位;面對企業HR的疑問,他們多少有些尷尬與不坦然,他們被稱為畢業生招聘會上的「邊緣人」。大學生就業問題不僅體現在應屆大學生身上,往屆畢業生遇到的問題似乎更大。   據瞭解,不少非應屆畢業生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沒能及時就業,在畢業一兩年後再求職時,他們往往被職場人士稱為「過期就業者」。據統計,在前不久的某場應屆生雙選會上,前來參加應聘的「過期就業者」約佔二成。這類求職者由於經歷複雜、壓力又大,與今年即將畢業的應屆生比起來,他們求職無明顯優勢,略顯尷尬。   現象 往屆生成職場「剩男剩女」   「你2006年就畢業了,怎麼現在還在找工作?」面對用人單位的詢問,往屆畢業生小夏趕忙用較模糊的語言回答道,「我一直忙於其他事情,沒顧得上聯繫工作單位。」但對於這一解釋,用人單位明顯很不滿意。小夏告訴信息時報記者:「像我們這種既不是應屆生,又沒有工作經驗的人,被很多人戲稱為職場的剩男剩女。」   王琴是武漢某高校法學專業的2007屆本科畢業生,畢業後即來廣州找工作,沒找到工作的她做過兼職筆譯翻譯,但沒過幾天就辭職了。如今,她又開始在招聘會上尋尋覓覓,但這一年多的「待就業」經歷讓她處境尷尬。「投簡歷時,基本上所有單位都會問及我這一年的待業經歷,一些單位還帶著懷疑的眼神。」   據瞭解,現在不少大學生畢業時忙於考研、考公務員、準備出國考試等,一旦失敗,就錯過了就業的最佳時期;還有部分畢業生由於院校、專業、證書等方面競爭力較弱,於是成為「過期就業者」,不得不與下一屆的應屆生同台競爭。   在家待業者   企業對其「空白期」很在意   由於「身份」特殊,待就業畢業生在求職群體中處境頗有些尷尬,因為用人單位對他們的待業經歷有些「感冒」。 「一方面,這一階段我們沒有招聘往屆畢業生的計劃;另一方面,這些學生畢業這麼久了還沒落實工作,有點奇怪。」某廣告公司的人事主管張小姐向信息時報記者坦言道。而張小姐的想法,在用人單位尤其是中小企業中頗具代表性,不少單位招聘負責人認為,畢業生一直求職不利,自身多少存在一些問題,企業也不想招「別人挑剩下的」。   廣州某軟件公司人力資源部經理王丹認為,「過期就業者」有可能是在求職過程中一直高不成低不就,也可能是自身能力不足,「所以我們企業要麼招應屆生,要麼是找有工作經驗的,一般不考慮過期就業者。」   「他們可塑性不強,工作上手也不夠快。」某物流公司招聘負責人陳先生表示,「我們倒不是完全排斥這部分學生,但他們應聘時,最好能說清楚『空白期』的經歷,並提供有相關證明。」   頻繁跳槽者   離職原因令企業疑心重重   另一方面,那些跳槽「經歷」過於豐富的往屆生,也令用人單位疑心重重。信息時報記者在採訪中發現,相比一些擁有「豐富經歷」的往屆生,用人單位反而更青睞「白紙一張」的應屆生。   小顏是某高校市場營銷專業2006屆畢業生,參加工作近一年,卻已換了4份工作:剛畢業時進了一家商業企業,因不滿工資太低,試用期剛過就跳槽了;接下來的八個月,他相繼跳槽到廣告公司、機械公司、科技公司,行業跨度之大令人吃驚。而比小顏早畢業一年的張文,兩年裡更是換了5份工作。元旦長假剛完,他又在醞釀跳槽,因為假期中同學聚會,看到大家似乎都混得比他好,他難以安心留在目前公司。   據悉,不少往屆生們都認為,嘗試不同工作,積累各行各業的工作經驗,以後找工作會更容易。然而,多數用人單位的招聘人員均表示,所謂的工作經驗並非以時間判定,這種淺嘗輒止式的工作經歷太多,只能說明經驗不夠精。與其招聘這樣的「半吊子」,還不如招些「白紙一張」的應屆生,更好培養。   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就業指導中心主任趙燁告誡往屆畢業生要慎重跳槽。她表示,每年的應屆生招聘會從大四上半學期就已開始,往屆學生如不轉變態度,就有可能被應屆生「搶」了飯碗,「此外,工作的不穩定,無法使專業技能、經驗得到有效加強,反而增加了求職難度。初入職場,更重要的是完善自己,而不是靠頻繁的換工作,來換取缺乏系統化的經驗。」   專家觀點   檔案留校有弊端   近兩年來,許多高校未落實工作單位的畢業生其檔案可留在原校,這在一定程度上為畢業生提供了更為寬裕的就業時間。然而,畢業生檔案留校的弊端也逐漸顯現。   「大多數將戶口、檔案暫存學校的畢業生並非沒有找到工作,而是他們就職的單位不需要也不接收戶口、檔案。因此,很少有人主動到學校辦理遷出手續。」暨南大學就業指導中心老師馬鋼表示。   而廣東省人才服務中心馬小姐也告訴記者,大學畢業生檔案留校,看似暫時不用為檔案遷出而發愁,實際上卻讓自己的檔案內容出現了一段時間的空白,這為以後的求職留了隱患;而且各種社會保險的缺失,也讓自己蒙受不小的損失。   據勞動部門的統計分析,一個人失業時間越長,其再就業的難度越大。廣東金融學院就業指導中心主任穆林表示,「過期就業」的大學生首先要突破自己設置的心理障礙,對於長期求職受挫的「過期就業者」,她建議,要冷靜地分析原因,如果確因競爭力較弱,可考慮適當進行充電。   同時,穆林指出,應屆畢業生要盡量避免走上「過期就業」的道路。一般而言,應屆生春季開學後只有2~3個月的求職黃金期,應抓住機會盡早就業。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7 Reads)
一、打破熱量計算迷思的飲食法 為了收縮腹部,保持輕盈體態,飲食為重要因素,自不待言。那麼,如何吃有利於減肥的食物? 「按時飲食」、 「計算熱量才吃」等這些一般人所謂的「正確飲食」觀念,筆者一概否定。 簡而言之,正確的飲食法,是基於生理狀況,能使身體健康美麗。 不僅是選擇食品,同時要注意做法、調味、份量、吃法及進食心情等等問題。 現代人由於沉迷於文明所帶來的種種便捷,以致忽視了正確的飲食方法。 工作忙碌,追逐金錢,為了節省時間,許多人常常吃進內含不良添加物等對身體有害的速食食品。 其實,只要脫離速食食品,就再也不必費神去挑戰健康食品或精緻食品;此外,打破熱量計算迷思的飲食觀非常重要。 根據自己的體質,瞭解真正所需,然後攝取合乎身體狀況的食品,才是健康減肥之道。 二、肥胖是一種營養失調 和田式減肥法的首要步驟是「吃飽」。 「為了收縮腹部贅肉而吃飽,這豈不矛盾?」許多人如此驚訝地問道。 乍聽雖然有些怪異,其實有其理由。 不知肥胖者是否有自覺,通常,肥胖者對於食物較有食慾。「想吃!」「想再吃!」「還有沒有更好吃的?」肥胖者經常有這種想法。也許有時自己並未意識到,卻自然而然形成一種願望,並表現於行動——吃。 為何產生這種情形呢? 那是因為營養失調,腸胃引起惡性循環的緣故。 肚子隆起時,由末端傳到中樞的消化吸收情報將失去正確性。此時,胃部呈現難以挽回的擴張狀態,脂肪壓迫臟器和肌肉,減低原本的功能,即使食物進入,也無法承擔正常的消化吸收功能。身體方面,為生存而攝取必要的養分,唯脂肪的蓄積而無法如願。 如此營養吸收不均衡,徒然刺激不正常的食慾。 「想吃!」「想再吃!」「還有沒有更好吃的?」這些欲求可解釋為:「營養吸收不良。」「營養不均衡。」及「營養不足現象。」 為排除這些不良後果,首先必須充分攝取食物。進食不必害怕,並保持好心情,填飽肚子。 食物有膨脹的性質,進食必須細嚼慢咽,才能達到吃飽的目的。 食物入口起碼嚼50次,此為避免前述惡性循環的方法。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但凡爾賽宮也確實存在著一些建築方面的問題。   由於整個建築是建在細軟的沙泥地上,所以有些地基會下沉,因此施工人員們幹起活來很不情願,況且從來都拿不到好工錢。他們中有好幾百人在工作中喪生,有的死於事故,有的是受了附近沼澤地裡的濕氣污染,死於發燒。據說路易對此也很難過,但他沒採取任何措施,只是禁止任何人提起死亡和傷殘。   同時,過分追求宏大奢華使得居住功能極不方便。宮中沒有一處廁所或盥洗設備,連王太子都不得不在臥室的壁爐內便溺,但這對路易十四來說可能不算什麼,因為他一年只洗一次澡。路易十五亦極端厭惡寢宮,認為它雖然寬敞豪華,卻不保暖。這是凡爾賽宮的弊端所在。

| 28th Feb 2012 | 一般 | (14 Reads)
我是魔羯座,我的第一個男朋友也是魔羯座。我們有六年的感情,今年的9月2日是第7個年頭了,他家境不好,我們一直在為我們的家打拼,三年前他背叛過我一次,當時他回到了我身邊,我用了我最大的寬容原諒了他,之後我們就一直爭吵不斷。   在今年的5月他突然很堅決的要和我分手,這時我才知道他喜歡上了一個被男友拋棄的外地女孩。他們聊得很投機,什麼都對對方講。當時我正要準備考試,他影響了我,結果沒有考上。等我回來,他和她公開在了一起。事業愛情我都失去了。   在我放手後,我發現我有了他的寶寶,於是我受到了我無法想像的傷害,那個女孩子知道我有寶寶後沒有任何反應,還是和我男朋友在一起,我去找他,他很堅決的不要寶寶。還說了很多讓我傷心的話。   但我們有這麼長時間的感情,我們很瞭解彼此,我總覺得他不是這麼絕情的人,因為他很喜歡小孩子,於是在那個女孩子回家後,我找到了他,和他待了幾天解決我們之間的事,這幾天他對我很照顧,但一旦那個女孩子打來電話後,他就變得很冷酷。我為了寶寶和我付出感情哭鬧過。   最終他在我失去寶寶後的第二天就和她住在了一起。   第二個男朋友是白羊座,他是我的同事,第一個男朋友對我說分手的那天,他陪我去喝酒,當時我哭得很傷心,他也對我說了他和他女朋友的故事,我們都覺得我們的感情很相似,有共鳴。之後他經常和我聊天,我們在一起很合拍,也很快樂。因為他我從前一任男友給我帶來的傷痛中走了出來。他向他女朋友提出分手(之前他們分過很多次,因為她背叛過他,因為他知道她是上當受騙了,所以把她拉了回來。他說他對她已經沒有了感覺,她對他也沒有感覺了,她不放手是因為他比較穩定,而她沒有固定工作。每次她都又哭又鬧,他怕她做傻事)。   不出所料,她又開始以死相逼,說要不給錢補償她,要不就結婚。他拿不出她要的價,又不知道如何擺脫她。不能擺脫她,他覺得很對不起我。我對她很同情,因為我能體會她的心情,我並不想傷害她很深。所以我很矛盾,想到過退出,但看到他傷心的表情,我又退縮了。   現在我們三個人都很痛苦,她要他每天都回家,不能給我打電話,不然就她就會做傷害自己的事,並去單位上鬧,用他的話說是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他很無奈,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他害怕她會到單位上找我去鬧,所以現在順著她,一時沒有辦法。我知道他愛我,很喜歡和我在一起。   我面對這樣的感情快要崩潰了,加上前男友又說很想念和我一起的日子,懷疑當初的決定是否是對的。但現在身不由已了。聽到這樣的話我很委屈,大哭了一場。現在沒有一個人是快樂的,想回頭的回不了,想在一起的不能在一起,想留住的留不住。我不知道我要不要做那個快刀斬亂麻的人。來斬斷這兩份感情。

| 25th Feb 2012 | 一般 | (10 Reads)
當年處女的我和獅子的他為了愛情,放棄了各自條件優越的追求者,違背了父母的意志不顧一切走到了一起,那時雖然我們放棄了優越的生活條件,但我們固執地認為:有愛的生活的才是最美的!   如今,靠著我們的共同努力,日子逐漸好了……可是他變了,天天應酬不醉不歸的他讓我覺得好陌生了!   這兩三年來,第一次發現了他用兩張卡,我給他機會,第二次我發現他和幾個同事去找小姐按摩,吵過鬧過最後還是因為孩子我又一次原諒了他,前不久,有一天我們冷戰期間,他半夜在外喝酒,我打了他的電話,無意聽到一個女人和他的對話,後來他說那是故意讓我知道的!   那一刻,我已經體驗不到心痛的聲音,只有鄙視。面對了可愛的孩子,面對著一路風風雨雨奮鬥過來的日子,我欲哭無淚!我也提了好多次--我們離吧!不愛了就放棄我吧!甚至我不要任何財產我只想離開這個讓我覺得噁心的男人,可是每次他都是以死相逼不肯放手,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了?   看不出他也不是很不在乎,整天好像很緊張我的樣子,這十二年來平均每天最少一個電話,每一個我的有關節日他也都會很精心策劃,只要我一不在家他准到處找,還是一個超級大醋罈,不讓我聊天不准我跳舞坐別人的車等,凡是有男人存在的地方他就不喜歡我出現。但卻喜歡帶我去參加他的應酬場合,但他自己又事件不斷出現,還理直氣壯地說是我誤會他了,我承認他的確很有女人緣,很多我的同事朋友都說他很帥氣出色,可是我也從不缺少追求者,為什麼我能為愛堅守,而他卻一再傷害我呢?   也許愛之深,恨之切!總是情不自禁想起那些噁心的事,很想放棄他,可是我發現我原來也真正無法放棄他,因為他是我的初戀!痛呀痛呀!   你們說說看,我這獅子老公還愛著我嗎?值不值得我挽留呢??

Next